顺6软件园多重安全检测下载网站、值得信赖的软件下载站!
首页 常用软件 软件下载 安卓软件 游戏下载 安卓游戏 MAC应用 驱动下载 安卓电视
系统工具网络工具媒体工具图形图像聊天工具应用软件编程开发手机软件安卓应用电脑安全字体素材

莞州鬼楼燕山寒羽阅读器

  • 莞州鬼楼燕山寒羽阅读器
  • 软件大小: 5.6M
  • 更新时间: 2017-09-14
  • 软件语言: 中文
  • 软件厂商:
  • 软件等级: 2级
  • 软件类别: 国产软件 / 免费软件 / 阅读工具
  • 官方网站: 暂无
  • 应用平台: Android

文件大小:5.6M左键点击或右键另存为下载更多下载地址...
好评:50%
坏评:50%

软件介绍

莞州鬼楼是作者燕山寒羽最近的一个新作,大家喜欢看吗?遇鬼那年我妙龄正二十,恰值满脸胶原蛋白大一开学季。淑女不打诳语,我妈靠做清洁工加卖鸡蛋灌饼把我养大。单亲家穷人早熟,我发誓,大学一切靠自己。

还没读爽?关注公众号陌陌免费小说】或者搜索:mmmfxiaoshuo,即可免费阅读所有章节哦!

莞州鬼楼精彩试读:

讲真,想找称心的兼职难。月薪2000,可周六日上班,偶尔加班,于我而言,丽湾广场售楼部的条件足够优渥,机会不一般。

迎着HR齐主管笑嘻嘻递来的用工合同,我心欢欢,嘿嘿,果断签。

作为新人要起早,不打扰同寝室乖宝宝,心笑她们只是大学史上的昏睡百年不厌,我每周六日清晨6点轻声出门,包中一个奶黄,一个叉烧,外加一杯浓浓永和豆浆呱呱饱,转乘两路公交车赶去售楼部。

168的身材凹凸有致,脸靓,嘴甜,心细,人勤快,售楼部的阿姨们看着我乐开怀,我自认作为新人的表现还不错。

广东同学问我:“矜瑶呃,柜N丽湾广场离喔N莞州财大多远,你多累啊?”

我说:“为了生计,没有思考的余地。”

可生活并非永远顺利,即便你再努力。

只因之前在莞州灵异网看到的鬼消息:“毛坯墙惊现血手印 丽湾小区鬼凶再起”。

还有售楼部一众姑姨。

那时我才刚签完约,恰巧约到一个漂亮姐姐,她踩着高跟鞋,边脱工服边往外跑。

我问她为啥跑?

她说闹鬼,辞职要趁早。

我说她白天鬼话太搞笑,为啥这么多售楼小姐,就她一个人撂?

她转身回指一声哭笑,留下的都是可以hold住鬼的,你不知道?

我一看,哎呀,可不是嘛!售楼部里姑婆姨妈都是五大三粗恐龙级,一个个张牙舞爪端坐在那里。

室友也劝我不要去。

东北的室友又说:“矜瑶大妹子,丽湾广场介地不干净,工地那嘎达老邪乎,闹鬼,莞州银民都鸡道!俺娘说的。”

我小手轻摇波澜不惊道:“本姑娘从不信邪。再说,这可是在强大的天朝上国,即便有啥牛鬼蛇神黑五类,本姑娘也保准用共产主义的红外线将其瞬秒和谐!”

上海舍友顺嘴打趣说:“咻姑娘哎,要是遇到年少多金的鬼哥,凭你美色,学费就么的凑(愁)啦,到撕(时)候可别忘记一帮姐妹。还有阿拉桑害(上海)妹呃。”

“那我就学一休哥。”我秀颈轻扬,右手做了一个快刀削黄瓜的动作,“割鸡,割鸡!”

我跟室友说我真不信鬼,马克思鬼我就信,因为共产主义者永生万岁。

虽然嘴上霸气,自认迷信无理,可依然心有余悸。

就像现在,看到夕阳下的丽湾广场楼影,黑暗即来,想着灵异,心生恐惧。

有买房就有卖房,我带着一位中年胖叔叔来到Z栋楼王1808房。

高层景观靓,斜阳已刺海,耳边的汽笛呜呜声起,归航驳船红色信号灯亮,还有海塔的暖白灯光。

空气里满是海腥和水泥混合后的味道。

有点凉。

进房就不舒服,总感觉身旁有一双眼睛偷偷望,看看身旁就客户一个人,我也没多想。

可接下来的事,让我不能不多想。

卫生间传来一阵“啪啪啪”和“哗啦啦”的水花声响。

2

我忙跟胖叔叔解释说,尚未装修的卫生间,墙上有电线头外漏,地上也有积水。啪啪啪声是电线被风吹得摇晃敲打墙壁发出,哗啦声是墙体水泥剥落溅起水花引起。

或者电线掉在水里漏电?!

我捂住嘴。

不可能。丽湾广场属中高端房产,不会出现豆腐渣工程――还没装修就开始掉水泥块,还漏电?

胖客户坚持要看看,我端着手机朝公卫照。

两人石化。

胖叔叔惨叫一声:“妈呀!”晕倒在卫生间积水里。

卫生间的墙上出现了一张脸!

中年男人!瞳仁雪白,空洞无神!

“嘿嘿嘿!”人脸盯着我笑,两只手有节奏地敲击着墙壁,“进来啊,陪我玩啊?!”

音调古怪,像电子合成。

完了,见鬼!想起之前灵异报道,想晕。

可我怎么没晕?苦啊!

我想跑,又站住。

人脸旁两手竟出墙两米,一寸长的血红指甲拽着胖叔叔脖领子往墙上拖。

看着胖叔叔肥腻的脖颈,人脸血舌黏红,口水直流,利齿如同鲨鱼般密集交错白森森寒光乍现。

我心里窝火,多好的胖叔叔,刚还说辛苦大半辈子,只为攒钱给女儿买房!人脸你好端端不在墙上呆着,非得害人啊?胖叔叔既然是我活生生带来的,那就得由我活生生带回去!

小娘拼了!断你食路!我横生一股暴虐,拽住胖叔叔的脚脖,猛往回扯,“让你白馋!”

一咬落空,牙口太尖,外加用力过猛,“嘎嘣”一声――人脸崩断槽牙两颗。

人脸看我。

我看人脸。

相顾无言唯有怨。

我结结巴巴满嘴跑火车:“大、大大哥,别、别怪我啊,你这是害人不成反自残,和我没关系,起码没直接关系啊。你没事干嘛吃人啊!你吃水泥也好啊!”

人脸放开胖叔,风驰般朝我抓来。

我“啊呀”一屁股坐在水里,双手挡在脸前。

完了,这是要毁容的节奏!

可并无痛感,只有“滋滋”声,像在宿舍煮完方便面刷锅时凉水在热锅底的水沸。伴着“啊啊”的哀嚎,还有焦糊味。

难道有人在丽湾广场楼王的卫生间吃炸鸡?

我是逗比吗?是不是饿疯了?

我睁开眼。

人脸盯着我,手缩回,五个手指上有余烟,双目怨毒更深一层,只是不敢抓。

“孽障,胆敢行凶!”五彩T恤七分裤,嘻哈风打扮的一个小男生突然挡在我身前,右手一道白练飞出,喝道:“缚!”音韵含天地间一股浩然正气,如同破云雨之雷击,将一片鬼气冲散。

后来我才恍然一顾,正是那时与方子午这小厮相遇,我的人生从此开启灵异之旅。

我发誓,我之前真不认识他。

好吧,我认识他。只是不知他会驱鬼,我只知道他是我们学校隔壁堕落街剥削第一号的小老板。

有耳闻,女同学在深夜寝室论坛说他平头浓眉细目瘦高挑,笑起来像彭于晏,可是求兼职的同学们背地里称他为堕落街第一吝啬鬼。只因其他饭店、酒吧、网咖给出兼职月薪不低于700,唯独他的子午甜点坊雇工每月300,还不包饭。而我只是他门前匆匆一过客。

好吧,帅与抠门本就无关。

有大学就有堕落街,无论你在大学有没堕落过。

借着手机灯光认出方子午,小失落之余,又想人无完人,何必苛求太多。刚刚正英大叔范儿,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啊。我赶紧满口道谢。

方子午好奇地看了看我,又冷冷地问那鬼魂生前何方人。

那鬼物一遇白练弱成虫,被捆滞在半空现了原型。一身破背心破裤衩,没穿鞋,脚丫沾泥沙。典型农民脸,皱纹深嵌,满脸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苦怨。生前被钝器砸过头,后脑凹下,五花色脑浆和脸上的血污夹杂。

后来方子午告诉我,捆住鬼物那白练在行话里叫束魂索,是符所化,驱鬼装逼三宝之一。

那男鬼说话的声音依然冷幽幽。他说他叫沈大雷,是莞东省钦州县人,地地道道的农民。

不知不觉间,我感觉身体像是被注入了某种能量,是那种很熟悉却很久远,很温暖的力量,说不出的诡异舒服。一股凛然正气勃然而生,我望着他认真又天真地说:“大叔,是谁害了您?您告诉我们吧,我们报警,将凶手绳之以法!”

我忘记自己在和鬼魂说话。

方子午咳嗽了一声没说话,后来他说他是彻底被我噎住了。

沈大雷长叹一声说,人有旦夕祸福,他95年秋莞州打工,被工友高空作业失手掉落的电钻砸中而死。工友逃避罪责,买通工头焚烧沈大雷尸骨,骨灰丢入珠江。

2014年,丽湾广场开工,施工方从珠江口岸捞取河沙做水泥。沈大雷的骨灰恰巧被捞后浇铸在了Z栋1808卫生间墙体中。时过境迁,害他的工友和工头都不知所踪,沈大雷怨恨难平,加之阴风洗涤,附身墙体为恶鬼。

方子午说,众生皆有命,既然死了这么多年,就不该出来害人。这世间因果报应循环,那杀人的工友和工头终会尝恶果,又问他,做鬼都犯过什么恶?

“俺也没干过啥,就是以前在珠江的时候干过……以前有个老板在珠江弄了艘游艇,找了一堆的漂亮姑娘在那里喝酒。你说他喝酒就喝酒呗,干嘛让姑娘们穿得那么少?坦胸露乳的。穿得少就少呗,干嘛还让人家脱衣服?脱衣服就脱衣服呗,还要干那事?!俺只是看热闹啊,可气的是那些小姑娘,还没嫁人,就都投怀送抱还……伤风败俗啊,俺看不过眼,就冲出来吓唬一下那个老板。

“结果没想他掉进水里淹死了,俺还想教育那帮姑娘,我说现在这世道,我真看不懂啦,你们一个个的丫头片子,怎么这么没羞没臊的啊?还有没有人管啦!这帮爹妈怎么教育孩子的?就这么扔到社会上来……结果也给她们吓坏了,”沈大雷还挺老实,羞答答说着又笑了。

“不过,江里的水鬼赵老六对我一阵感恩戴德,他说感谢我给他找了替身,还不用他亲自动手,挺好。老六以前在沿江西路的银行里做客户经理,有一晚在酒吧里喝多了发酒疯,要装逼游泳横渡珠江,结果游到河心腿抽筋不小心给淹死了……老六说来世有缘请我喝酒……这个琶说他一瓶XO喝玩不带换气的……”

我……

说到这,沈大雷的头顶竟然凭空出现了一道白光!

方子午忙叫他打住,问他这房间还有没有别的鬼。沈大雷说没了。

我还想让他回忆那个害死他的工友的名字。我想冤有头,债有主,一定要求助政府。

可还没开口,那束光就照在了沈大雷的灵体上。

他张大嘴巴说什么,我们听不到。

我们就像被一道无形的隔音玻璃隔开。

沈大雷的身体慢慢变透明至消失。

现场只剩下身后卫生间墙壁上一些无规则排列的血手印。

我这才想起,胖叔叔还在水里躺着呢,赶忙蹲下身去给他按人中,拍胸口,却没料到头上传来一阵热感。

我抬头,看到方子午正一脸甜宠含笑摸我头!

心里一阵恐惧,我连忙躲开,“方老板,你想干嘛?!”

心想完了,刚遇恶鬼又遭变态非礼?倒霉!

方子午嘿嘿笑,说没事没事,看你头上有脏东西,帮你弹下去,又看自己的手,不解地摇摇头。

“妈呀,杀人啦!谋财害命啊!”胖叔叔看着我和方子午大喊,随后撒腿就往外跑,留下我俩在那目瞪口呆。

完了,误会大了。我这工作肯定丢了。

我请方子午帮忙解释刚才1808发生的事,他念念叨叨说看我是一穷学生的份上,可以考虑不收我钱。

我一阵无语,说微信转账给他。他也不要,只是一直盯着我,像是看大熊猫一样。

3

处理完胖叔叔投诉,我和方子午被HR齐主管请到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还有两男一女。

未曾谋面亦可相识。

天然人畜无害感的年轻男人叫张念,俺们莞州财大红人榜上的超级学霸偶像人物。出身寒门,主修建筑学,兼修金融学、财务管理和艺术设计四项学科。西装笔挺,言谈举止儒雅,万千女生心目中的男神师兄。呃,嘿嘿,也包括我。

奇怪,不是毕业后保研出国了?怎么在这里?

他身旁的那个漂亮女孩,同专业师姐,冯咚咚,校花兼学霸,一年之内拿下注册会计师,莞州财大的风云人物。无数潘啃闹械拇蠖女神师姐。据说也被学校选调去美国留学。

她怎么也在这里?

看到他俩手牵手,我明了。

另外一个中年大叔,皱纹堆累如刀,双眼炯炯有神,经久事故的沧桑感。

齐主管一番介绍,我才知中年大叔叫冯德修,莞州市修德建筑公司的老板,师姐冯咚咚的父亲。丽湾广场二期工程现在就承包给修德建筑公司。

而张念则是冯德修的秘书。

应该也算是冯德修的准乘龙快婿。

我和冯咚咚、张念师兄师姐相称,叙校友情,三人自然亲近许多。冯德修人很和善,让我喊他冯叔叔就好。

方子午在一旁看着我,像是琢磨什么,也不做声。

我问咚咚师姐什么时候出国。咚咚师姐握了握张念的手,向他努努嘴,告诉我说她在等张念,因为张念还想在冯叔叔的公司实习一段时间,然后他们一起去美国。

看着这样的俊男美女在一起,即便心头有种单身狗被虐千百遍的痛,可是我的心里只有两个字由衷而发:祝福。

聊了一会儿,冯叔叔让咚咚师姐去外面等,说有事情要和我们谈。

齐主管送了我和方子午红包,边放监控视频边说,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恶鬼,吓跑了好多售楼同事。请了几位大师过来看都于事无补。他们在Z栋1808装了摄像头,方才看到方子午驱鬼的一幕,也看到鬼魂无法碰触我,晓得我有避鬼体质。他们担心丽湾广场不止有一个鬼,便想用重金聘请我们联合继续帮忙驱鬼。

尼玛,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有种被人偷窥的感觉了。

方子午听齐主管说有钱赚,答应得很爽快。

齐主管又问方子午,阁下师承何方?

方子午第一句倒是很直白,说自己就是一卖甜点的,然后又一阵故作深沉、云遮雾绕,说什么自古英雄多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莫问他自何方,莫道他去何处。所谓拿人钱财买酒,替人消灾解忧,两位有何事,尽管道来也无妨。

冯叔叔叹了口气说,他和张念是接到齐主管电话赶过来的。他被一恶鬼缠身。那恶鬼硬说和他有仇,夜夜托梦扬言索命。他又掏出自己胸前的一块佛牌说,多亏在泰国求来的这块佛牌,恶鬼只能托梦,不能近身,否则自己早就命丧黄泉。他也想请方子午和我驱鬼。

我起初不想参与,可是齐主管说,方子午驱鬼需要频繁进出丽湾广场,如果独来独往会让人生疑,还是假装客户,来找我商谈买房事宜为名好些。还有,我有避鬼体质,关键时刻比一般人强,还可以帮方子午处理些事。

我考虑了一会,也答应照做。

不能得罪齐主管。这销售的活儿我还得干。

不过,我谢绝了齐主管允诺的微信转账驱鬼大礼包。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我妈教导我老实本分,向来不取横财。我指了指方子午说,我只是配合他,不会驱鬼。您给他佣金就够了,我只要拿销售工资。

齐主管很欣赏地看我,说难得难得,准备给我提工资。还说他帮我留着那份驱鬼佣金,以后我想要也不迟。

聊了一会,张念又凑近我说,看在校友份上,请我不要把闹鬼这件事告诉冯咚咚,也不要讲给学校的同学听。他说,别看咚咚一副外强样,其实胆子特小,遇见危险就傻了。他不想她受伤。她爸也不想让她知道。

说完,他又望着大厅外的方向,一脸担忧不说话。

我说:“师兄你放心,都是亲师兄亲师姐。我会对这件事保密。”

张念又说他现在代表德修建筑公司驻地丽湾广场二期现场办公,办公室就在我们售楼部的楼上,我以后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可以找他,能帮我的他都会帮忙云云之类的客套话。

我一边应声一边羡慕,可怜天下父母心,可敬天下男友情。要是有这样一个男朋友,我做鬼也愿意,呸呸。我胡说什么呢?

中途的时候,方子午又让我带他去了趟工地。张念也跟着去了。

4

离开丽湾广场,已是晚上11点。

方子午说夜黑风高驱鬼时。我打了个哈欠说,方老板,你哪凉快哪呆着去,我累了,天大的事睡醒一觉再说。

错过回学校最后一班公交车,舍不得打的士,经不住方子午一阵劝,我便坐他的摩托。

方子午我问,刚刚在工地有没发现什么?

我说,一堆钢材。

方子午说,还有呢?

我想了想,愤青似的说,楼王,万恶的房地产泡沫,一堆人民币。

方子午:“……”

方子午很认真地说,那地方有很强的怨力,还有个已遭破坏的封印。从现场看,封印是很久之前布置,只是最近才被人为破坏。

我问:“那是谁下的封印呢?”

“不知道,那封印是用来镇压当初埋藏在地下白骨冤魂的,即便是尸魂分离,只要封印在,魂魄跑不了。”方子午念叨着,又有点担忧地说:“而破坏这个封印放出鬼魂的人,不知居心何在。也许,事情没有齐主管说的那么简单,咱们留个心眼,小心提防。”

我问他:“提防谁?齐主管?冯德修?我师兄和师姐? ”

方子午说:“据我所知,他们请来的风水大师中有一位高人,有能力辨别出这样的封印。按理说,我们帮他们驱鬼,他们应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可他们却隐瞒了封印的事,闭口不提。”

“为什么不提?”

“也许不愿提。”

“为什么不愿提?”

“也许这封印和他们有关,也许这封印就是他们请人做的。也许,还有很多可能。”

“破坏封印,放出鬼魂,对谁更有利呢?”方子午接着说,“目前推断看,应该不是齐主管和冯德修,放出鬼魂明显对他们最不利。冯咚咚也不会谋害自己的父亲。冯咚咚是独女,张念是半个准女婿,不出意外,冯家财产早晚都是他们的,张念也没有动机。当然,也不排除有他人的可能。比如丽湾广场的竞争对手,或者冯德修的仇家。”

呃,方子午这人还是蛮细心的嘛,我心笑,虽然人财迷了点。

5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方子午每周必来丽湾广场,无非是逛逛工地看看房,然后就是跟所有年轻人一样,呆在售楼大厅蹭咖啡、蹭点心、蹭冷气、蹭网玩手机。

没办法,现代人都空虚。

除了张念师兄,因为他是公司里唯一不玩手机的人。

张念一般只使用手机的短信、微信和电话功能,除此以外,就是无尽的报表、工程设计图纸。

咚咚师姐经常跑来等张念下班,这次煲汤,下次拎甜品。

我作为亲师妹当然有口福。

身旁两个学霸,岂能束之高阁?姐也是主修会计学、辅修金融学的有志青年。我就拿出自己想不通的专业问题请教他俩。

张念师兄会在百忙中解答我,咚咚师姐对我也从未厌倦。

我顿生好感,这位富二代师姐不仅学习努力,而且平易近人,从未瞧人不起。

冯咚咚望着张念忙碌的背影满脸幸福陶醉。

我明白,公主和寒士也可以相爱,爱上彼此的才情和襟怀。

有时候下班晚,张念和冯咚咚出去吃饭也会邀我一起,方子午也跟着去蹭饭,却从不买单。

我也不出钱,俺师姐知道俺穷,不让俺出。嘿嘿。

如此,大家日渐熟络。

其实方子午除了抠门点,人到也挺好。他说,作为他猪一样的队友,我得懂点术法。于是他教我画符。可我看着那些类似于甲骨文的拼接图,一头雾水,难以领会。

有时候,方子午搭我回学校,前方明明没人,他却常左拐右拐,好像避让什么。

我问他躲什么?

方子午从兜里拿出两片叶子,说作为他猪一样的队友,要提升我的胆气。

叶子在我眼皮上滑过,他口念:“开!”

我闭着眼,又感到眼前亮光一闪,听“开”,便睁开了眼,随即想张大嘴巴尖叫“啊”的一声。

可是没喊出来,嘴巴便被方子午捂住了。

随后,我就抓住方子午一阵暴打。

亲爱的读者,请原谅,不便告知我所见。

不过请知晓,尽量别走夜路,夜里远离槐树。

还有,如果感到一股凉意忽然袭来,不要认为那是一股风。

赶紧走。

比如,此刻,你身后。嘿嘿。

6

周末,方子午向齐主管帮我请假,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

那是一片距离甜点坊大约2公里远的废旧厂区。

在一片翻新的瓦房前,十几个小孩在踢球。

瓦房外用铁栅栏简单围起,门上挂着一个牌子:“子午福利院”。

看到福利院名字,我的心忽然动了一下,“方老板,你……”

“矜同学,在这里请叫我方院长。”方子午整了整甜点坊工装,一脸自豪。

孩子们围拢过来,方子午摸摸这个头,捏捏那个脸,将蛋糕分给他们吃。

坐在绿茵茵的草地上,托着草莓芝士蛋糕,方子递了一杯阿尔卑斯雪柠檬给我说,这些孩子或者双亲已故,或者从小被遗弃街头,被他和婆婆捡了回来,就养在福利院了。

我问婆婆是谁?

方子午神秘地说:“就是把我养大的人啊,她有事不在,以后我会介绍给你认识的。”

看着孩子们崭新的运动服和球鞋,还有方子午手里掉了漆的华为手机,我又问他,福利院的日常运营开支怎么算?

“怕啥,又不是没吃过苦,努力挣呗。”方子午轻描淡写地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蛋糕服,又搓着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知道你们说我最吝啬。没办法,我这福利院是银行贷款办的。另外,我希望弟弟妹妹们将来要像你一样读大学,我且得给他们攒学费呢,所以平时抠门了点,嘿嘿。”

恍然大悟,感慨万千。我忽然觉方子午好真诚好帅。

如果将张念比作温文尔雅的南方月光梦里书香,那方子午一定是北方寒冷冬日里的万丈阳光。

很多年以后,我才发现,不知不觉间,他的笑已成为我人生寒夜中一股无尽温暖的力量。

有梦,有爱,有信仰,永远向上!

后来,我打电话告诉齐主管,我请他给回我那份驱鬼费。

因为我要捐给子午福利院。

下午,方子午告诉我说,冯家出事了,张念打过电话请我们今晚帮忙。另外,沈大雷并没有说实话。

方子午说他可以剔除鬼魂怨念,却不能阻止他们撒谎。

那个卫生间里并不止他一个鬼。

人死后化为鬼,幻化出的灵体,在形态、意识和能力等方面和生前相比都发生了变化,但是有一样东西不会变。

“什么不会变?”

“指纹。”

“你是说,卫生间墙上……”

“对,是手掌印。我观察了墙上的血手印,至少三个鬼。”

“那为什么那些鬼没有出现?”

“也许,他们曾经出现过。卫生间的墙壁上有遭到破坏的隐形封印,如果不是被破坏,就很难被发现。”

我问:“谁破坏了那个封印?沈大雷?”

方子午说,从现场封印残存的缺口和气场看,应该是封印中的鬼魂自行突破了束缚。鬼魂被封印之后,身上都会留下一丝烙印。沈大雷身上就留有隐形封印的一丝烙印。如果没有猜错,那些逃走的鬼魂,应该是沈大雷的同伙,

果真是鬼话连篇不可信。

“矜瑶,”方子午十分正经十分认真地看着我,“如果有什么不测,你记住一个字,跑。”

我习惯了方子午嬉皮笑脸,除了驱鬼时,从没看他这么正经过,与方子午对视,不禁有点害羞。可是听完他讲话,我突然怒了,我抓住方子午说:“卖甜点的,别忽悠我哈,我知道,你要留遗嘱是不是?要孤儿院托孤是不是?你给我听着,你给我好好地去,好好地回……”

我眼睛有点湿,心想我这傻不傻,搞得像生离死别。

我的手揪着方子午的肩,方子午握住我的手,脸上飘着暖暖笑。

我急忙把手撤回来,猛推了方子午一把,“你妹啊,都说城市套路深,你也一样,够贼的啊你。曲线泡小娘啊,你滚……”

PC官方
安卓官方手机版
IOS官方手机版
软件标签: 莞州鬼楼

软件截图

    其他版本下载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0)

    昵称:
    表情: 高兴 可 汗 我不要 害羞 好 下下下 送花 屎 亲亲
    字数: 0/500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TOP
    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