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6软件园多重安全检测下载网站、值得信赖的软件下载站!
首页 常用软件 软件下载 安卓软件 游戏下载 安卓游戏 MAC应用 驱动下载 安卓电视
系统工具网络工具媒体工具图形图像聊天工具应用软件编程开发手机软件安卓应用电脑安全字体素材

总有护法要篡位来自阅读器

  • 总有护法要篡位来自阅读器
  • 软件大小: 5.6M
  • 更新时间: 2017-09-14
  • 软件语言: 中文
  • 软件厂商:
  • 软件等级: 2级
  • 软件类别: 国产软件 / 免费软件 / 阅读工具
  • 官方网站: 暂无
  • 应用平台: Android

文件大小:5.6M左键点击或右键另存为下载更多下载地址...
好评:50%
坏评:50%

软件介绍

总有护法要篡位小说所有章节,是作者来自写作的短篇小说。故事大概是这样的,我叫陆甜恬,是个教主,教众三千,但大都老弱病残,不成大器。

还没读爽?关注公众号陌陌免费小说】或者搜索:mmmfxiaoshuo,即可免费阅读所有章节哦!

总有护法要篡位小说精彩试读:

最关键的是他们都不爱戴我,与我口味相去甚远!

我爹在把教主的重担交给我的时候,带着我娘即上一任左护法拍拍屁股走了,留下爱美的右护法大姨和我从山弯弯里捡来的左护法阿呆――叶子歌。

爹还没走的时候就钦点了阿呆当下一任左护法,据我十几年的观察,阿呆应该是爹爹在外面留的风流种,不然为什么爹把本教内所有的招式都告诉他。

可我现在没有心思对这个问题继续刨根问底下去了,本教教内产生了严重的分歧。

事情发生在教外新开的那家新月客栈上,新月客栈推出了两款午点心,我喜欢糖莲子粥,其他几个喜欢咸蛋肉粽,一场咸甜之间的战争不可避免地发生。

采购物资的胖师傅眼神复杂地看着我们,随后斟酌地说道:“我脚程不快,最多只能买其中一样。”

“糖……唔!”没等我拿出教主的威严宣布都吃糖,教内黄婆婆把她织了十几年的帕子塞进我的嘴巴里,随后说道:“老身选择吃咸蛋肉粽。”

她身后的一教众连声附和。

“大姨,黄婆婆她倚老卖老欺负我!”我去厨房剁了几个洋葱后,泪流满面地去找右护法告状。

大姨一边描眉,一边连声称诺,我想去拉她的胳膊,不小心碰糊了她画了一早上的妆容。

“砰!”

我被毫不留情地丢出了门,阿呆抱着手中的剑像雕像一般站在我的身边。

我拍了拍衣角的尘埃再想去讨个说法,阿呆拦住了我,他意味深长地看着我说道:“事已至此,你再求右护法也没用,我看到胖大厨已经偷偷把最后一包松子糖给扔了。”

我无力地跪在地上,仰头问苍天,当初爹为什么把本教从江南富饶地区搬到西北边疆来,没有糖心小笼包和甜豆腐也就算了,现在我连最后一包糖也要失去。

本教主要离家出去。

“好阿呆,你知识渊博,快带我回江南去!”我从爹爹的抽屉里拿出一张模糊的图让阿呆带我去江南。

阿哲面无表情地看着我问道:“我又不想吃甜食,去什么江南?”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偷偷去厨房舔我吃过蜂蜜的调羹的事情。”我眯着眼睛看着他道,“甜咸势不两立,万万不可将就!”

阿呆在我抖出他偷吃甜食的时候,另一只没有被我拧的耳朵也变红了。

我就知道只有阿呆在教里待我最好,所有人都会背叛我,除了他。

在他背过身去,无奈答应我的时候,我捂着嘴笑了笑。

最后我们两人收拾好小包裹,偷偷离开了噬天教,离开后我故意回去了几趟,只听见他们商量着成立一个劳什子爱贤教,要彻彻底底地离开我,当下我就气得浑身发抖,一蹬后面的阿呆,让他快带我离开。

我一定要让他们尝尝没有我的滋味。

2

烟花三月下扬州。

三月的扬州大把大把的海棠花开了,红灿灿的立在街道的两边,江南女子也水润得很,一个个肤白貌美,婀娜多姿,就连扬州的吃食都显得精致可口,不像教内的大锅饭!

我和阿呆坐在人来人往的悦来客栈,面前放了一大盆水晶肘子,筷子在盆内刀光剑影一阵后,只剩下一空空的骨架。

“少主,我已经准备好明日武林大会的菜单,你请过目。”

我听着耳边掌柜谄媚的声音,不禁回头望去,站在掌柜面前的是个清俊的男子,白衣碧冠,手执一柄鱼骨扇,剑眉星目。

明明是第一次见到他,却有一股挥之不去的熟悉感,我支着下巴看着男子,阿呆的脸插入我和男子之间。

“你,你,你……”我指着阿呆的脸手抖个不停,刚刚的熟悉感原来是来自阿呆,这男子和阿呆简直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阿呆皱了皱眉头问我。

“阿呆,你有没有什么孪生兄弟啊?”我`着笑凑到他身边问道。

阿呆皱了皱眉头还没有回话,那男子倒是朝着我们这桌逐渐走近,“这位兄台看起来好生面熟,如果不嫌弃,入府一叙。”

“这实在是太麻烦你了,我们还是……还是恭敬不如从命!”阿呆话刚过一半,声音陡然变重,我在他身后轻轻放开了手指。

男子姓叶,名子皓,正是武林盟的少公子,他一边领着我们去武林盟,沿途给我们介绍了风土人情。

“这儿有一弯长长的湖泊,落日之时恰是风情最甚时,不知傍晚在下是否有幸能邀请两位一起游湖?”

我拼命点头,叶子皓弯了弯眼。

“教主,我们本是私逃出教,切不可这么张扬!”阿呆在我耳边说道,“教主注意你的仪态。”

在叶子皓离去之后,我拍了拍阿呆的肩膀说道:“阿呆,本教主决定把分教设立在扬州,叶子皓看起来又俊朗又有钱,抢过来当压寨夫君也不错!”

阿呆伸出手指,弹了弹我的脑门,我“嗷”的一声抱着脑袋窜逃到茶几边上。

“我和叶子皓长得一模一样,有了我你还要叶子皓干嘛?”阿呆瞥了我一眼。

“阿呆这是醋了?不气,你还是本教主的心尖尖。”我拉着阿呆的手晃了晃。

傍晚我正要去找阿呆,就看到有个仆人带着他神色匆忙地从厢房里出来,这儿他人生地不熟谁也不认识,他要去找谁?

心下这么想着,我提了一口内力,在屋顶上悄无声息地跟着他,别的功夫我不敢保证,这藏匿的功夫我最上手了。当年为了练就一门偷吃的技能,胖大厨不知为此踹了我多少脚!

两人走得极快,他们在武林盟里左拐右转,我跟着都快绕晕了,绕了一炷香之后,我看到了叶子皓。

“兄长!”叶子皓从凉亭里站了起来,随即啪的一声跪倒在地上。

我憋得那口气堪堪提不住,不小心脚在瓦片上滑了一跤。

“谁!”叶子皓目光如炬朝我藏身的地方看过来。

“无碍,不过是一只蠢野猫罢了。”阿呆摇了摇手。

叶子皓不是很信任地继续朝我的方向看过来,我不得已模仿了猫叫声,随后蹑手蹑脚地离开了屋顶。

叶子歌,叶子皓,长得这么像,我早该想到阿呆和他有兄弟关系!

3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话不假。

叶子皓领着我和阿呆在瘦西湖长长的河道上漂着,本是宾主尽欢的事情,可偏偏有个让我看了头疼的人出现了。

眉如黛,眸似水,芊芊细腰不足握。

那日我偷听到阿呆和叶子皓原本是兄弟,其后我们见面的时候,他大方地把这件事告诉了我,我们正准备出发游船,这位青青小姐突地出现在了武林盟堂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朝阿呆哭诉道:“表哥,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你还记得青青吗?”

嘿,我这暴脾气!

没等我冲上去推开那位梨花带雨的弱女子,阿呆在我身后悠悠地回应道:“记得,青青表妹,小的时候我还带着你一起放过风筝。”

叶子皓一拍手,笑着说道:“那正好,大家多年未见,一起游湖叙旧吧。”

谁要和你们叙旧了,我明明今天才认识你们。

我斜眼看阿呆,用只有我们两个人听到的声音讲道:“叶子歌,你敢答应试试!”

“好啊。”阿呆笑眼弯弯说道。

他的一双鞋被我踩得凹下去了一块。

至此,我们仨带着青青小姐尴尬地在长湖上游船,夕阳西下,周围熙熙攘攘,闹中取静,这船上倒是静谧得不行,唯独这对俊男美女不时地咬耳朵的模样直直地扎进了我的眼珠子里。

当年追我的时候,叫我小甜心,愿意到教外五里地的地方为我买一罐野蜂蜜,现在有了新欢把我这个旧爱抛到了脑袋后面!

“小心!”叶子皓一把揽过我的肩膀,擦肩而过一根树枝,“失礼了,陆小姐看来有心事啊。”

叶子皓放开我的肩膀后,关心地握住我的手。我讪笑了一番,小心地抽出了手,“没事,刚刚看到了些不干净的东西,一下子慌了神,这会儿已经恢复过来了。”

说着我偷偷看了阿呆一眼,他目不斜视地和那位青青在调情。

“陆小姐可是我盟贵客,还为我寻回了失散多年的兄长,如果有什么住得不习惯的要说出来。”

快把那个辣眼睛的青青赶走!

我端庄地笑了笑,用在教中练就的淡定神功回应道:“无碍。”

阿呆和青青像是讲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就算是阿呆那样不常笑的人都露出了一丝丝的笑意,晃得我的眼睛生疼。

我一把揽住叶子皓的手臂,露出甜甜的笑问他:“我早在西北就听说了扬州小吃香甜可口,不知是否有这个荣幸能请少主陪我一逛?”

叶子皓也不推脱,爽快地答应了我。

苏州正值乞巧节,红灯笼间隔几步就挂了一个,两边的灯笼把整条路都笼罩在一片朦胧里,连今夜的星辰都淡了一些,不少男女大方地在街上牵手闲逛,大路两旁吆喝的商贩大都在摊前挂了不少香包。

我小心地摸了摸腰间系着的那个薄荷色的香包,那是去年阿呆从附近的镇子上给我买的。那日深夜,他急急地敲门把我从梦里唤醒,随后在我的抱怨声中亲手为我系上。我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只记得他怀里淡淡的栀子香和强有力的拥抱,他虽没说什么,可从他稍稍绯红的两颊也可以看出他是中意我的。

不过短短一年,我就眼睁睁地看着他为别的女人挑香包。

“表哥,你觉得这个薄荷色的香包怎么样?”青青把那个和我的颜色一样的香包放在阿呆面前。

“颜色太素,不适合你,你看看这个粉红色的怎么样?”阿呆放下那个,另外拿起了一个粉红色香包递给了青青。

“陆小姐,你的香包掉了。”叶子皓小心的提醒我,我一看才发现原本系着的香包被我不小心扯断了绳子,悄无声息的掉在了地上。

“这不是我的香包,少主快带我去附近的店铺尝尝,都快馋死我了!”我抬头看叶子皓。

叶子皓稍稍愣了一下,随即抓起我的手,带我在拥挤的人潮里穿梭了许久,直到到了一个冷清的摊前。

“这个摊位上的馄饨面是最好吃的,王伯,来两碗!”叶子皓轻声说完之后,叫了两碗馄饨面。

我从未想过江南人民吃饭这么豪爽。

两个脸盆一样大的碗拿了上来,下面是满满的面,上面浮着十几只饺子。

“古人常说一笑泯恩仇,一饱万愁消。吃了这碗万愁消!”叶子皓递给我一双筷子。

我看着他笑盈盈的脸就想到了阿呆,阿呆可不会笑得这么灿烂,他只会直愣愣的递给我一双筷子,叫我吃。

可叶子皓的笑却只在我的眼里留下浅浅的痕迹,而阿呆不经意之间的温柔的触碰却会戳到我心田里很软很软的那一块。

该死,快忘了那个呆子,这个少盟主也不错,多金有背景!

“好啊,那就让我一饱万愁消!”我接过筷子,欢快的开始吃起来。

当夜,我揉着肚子到很晚都没有睡,坐下来都能感觉饺子堵到嗓子眼。

4

等我和大呆在武林盟逗留了一个月后,我发现了端倪。

青青对阿呆的殷勤来得像一阵风,而叶子皓似乎也在不停地对我献殷勤,我还没自恋得觉得本姑娘绝世无双,天下男人都该恋上我。

“阿呆,你看这两人是不是有问题?”我不计前嫌地把阿呆叫到角落里偷偷问他。

阿呆扯了扯嘴角没有说话。

我一拍他的肩膀,唏嘘地说道:“看来你是不能相信了,阿呆,美人乡即是英雄冢,阿爹教你的那些你都忘记了?”

阿呆摸了摸我的脑袋,风牛马不相及地问道:“你不生气了?”

我一把拍开他的手,没好气地说道:“气,怎么不生气,但好歹我是个教主,这么没气量传出去都会被笑。”

“不要和叶子皓走得太近!”他俯下身子,严肃地告诉我,“听见没有。”

我挥开他的手,别过头去,“切,你和青青姑娘不是更加走得近,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阿呆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们不一样的。”

他想像往常那样刮了刮我的鼻子,我退后了一大步,后脑勺砸在了墙上,阿呆维持着动作稍稍愣了一会儿,随即立起身子,大步离开。

我在后面只想跳脚,就不会冲上来给我一个壁咚吗?喂!

在和阿呆冷战的第三天,叶子皓突然问我能不能去我住的地方看看。

我立马否决了他的要求:“家里老人多,闲言碎语太杂了。”

叶子皓真挚地看着我的眼睛说道:“甜恬,你就不能给我一个了解你的机会吗?”

东西可以乱吃,但这话可不能乱说,我拨开他的手,规规矩矩把他放叠放在叶子皓的胸前,“在这儿不是一样可以了解我吗?”

叶子皓被我回绝之后,偶尔露出的阴桀让我不寒而栗。

很快,他又恢复成原来那个谦谦公子,暖暖少主。

我又去找阿呆,这次不得不放下前几天的成见,我正要敲开他的门,就听见里面青青的声音:“表哥,你这么多年到底在哪儿生活,能不能带我去看看?”

“不行!”

“好啊。”

我打开门,和阿呆的眼神打了个照面,他的眼神一如既往地平静,甚至还有一丝笑意,而我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暴躁的自己。

“叶子歌你想清楚,你先是本教右护法,其次再是你劳什子的少盟主!”我不得不朝他吼,我爹把他从山弯弯里捡回来,他就想这么报答我们?

叶子歌眼神平静地说道:“他们是我的亲人,出了事责任我担着。”

“我就怕你担不住!”

看着叶子歌执着地要带他们回去,我反而气笑了。

噬天教是这些满口正义的人心中魔教,叶子歌不计后果地要带他所谓的亲人回去,不就是要颠覆本教。

“怎么了,不就是回去看看表哥住的地方,陆小姐干嘛发这么大的脾气?”青青冲我笑了笑,笑容里有挑衅和不屑。

叶子歌回教的时候还是带上了青青和叶子皓。

“表哥,这条路这么惊险,你们下山岂不是很麻烦?”

我一看他们两人也没有带其他侍卫,心里暂且缓了缓,随即没好气地说道:“我们是世外桃源懂不懂,与世隔绝的那种,这次带你去还是破例。”

青青凑到叶子歌身边,依偎着说道:“那一定很漂亮了,表哥一定要带我逛一逛。”

叶子皓没有说话,他只是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这是八卦阵,每次有人走过就会重新改变,谅你记性再好也记不住。”

叶子皓一听我戳破了他的话,尴尬地不再朝四周看。

“叶少主,你应该早就猜到了本教主的身份了吧。”我盯着叶子皓的眼睛问道。

“也是刚刚猜到了,我对噬天教早有耳闻,只是其藏匿在深山中,从未被世人发现过。”

青青不开心了,她嘟着嘴说道:“你凶什么凶,皓哥哥不过是稍稍好奇了一些,你就像防狼一样防着他,他还能吃了你不成!”

“吃我倒是不敢保证,我就怕他最后还想拆骨剥皮。”我冷笑了一声。

叶子歌的神情依旧淡然未变,我的心里不免急了些,这个呆子,我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难道还什么都不明白吗?聪明一些就该把马车驾到别处去了,怎么还是一门心思往山上走。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古人诚不欺我!

5

教内民风淳朴,连教主归教都没有大摆筵席。

大姨稍稍怜惜我一些,搬了条椅子坐在教门前的大石桌上。

“大姨,我就知道全教上下数你最爱我了!”我跳下马车就跑向大姨,大姨一晃身,我摔倒在土里。

“子歌,这么一路辛苦了吧,大姨给你泡了壶凉茶。”大姨手执一个瓷杯递给叶子歌,丝毫不管我这个倒插在土里的亲侄女!

“这两位是……”大姨看了看青青和叶子皓问道。

我从土里把自己拔了出来就告状:“你还喜欢叶子歌,他都把外人带进来了!”

“这位姑娘,你的妆容看起来好生眼熟,莫不是京城最热的玉兰妆?”大姨惊喜地握住青青的手说道。

教主再次扑街。

一番收拾之后,青青撸起袖子说要为教内上下都熬一锅红豆粥。

我嗤笑地看着她,不知道本教上下吃盐,这下肯定给你来个闭门羹。

“青青姑娘不仅人长得美,还心灵手巧啊,老生纵横江湖这么多年,第一个看得顺眼的就是你。”黄婆婆翘起兰花指说道。

你还记得你为了一个咸粽子把本教主赶出本教的事迹吗?

“婆婆您说笑了,这下得了厨房上得了厅堂不是每个女子必备的吗?”青青笑得一脸婉约地说道。

教众的眼睛在我身上打了个转。

“看什么!一大把年纪的人还学小年轻吃甜,要脸吗你们?”

“教主,这你就不对了,吃甜有利于心情愉悦。”胖大厨一本正经地说道。

是谁扔了我最后一包松子糖!

我也管不了这群忤逆的教众了,只得心累地回到自己的房间,我打开门看见了一个最不可能出现的人。

“你不和青青小姐在那里卿卿我我,到我这里来干什么?”我关上门问他。

“你还在生气了吗?”叶子歌问我,他认真地看着我。

“要是我现在还生气,那我就是傻。”我给他倒了一杯水,坐下来和他说。

叶子歌紧紧地抓住了我手腕,紧紧盯着我说道:“你能不能继续生气?”

我没有甩开他的手,我伸出另一只手整理了一下他前额的碎发,他的眼睛在我帮他整理头发的时候还是紧紧地看着我,没有分神。

还没读爽?关注公众号【陌陌免费小说】或者搜索:mmmfxiaoshuo,即可免费阅读所有章节哦!

“傻子,你都喜欢青青了,我还喜欢你干嘛?别仗着自己是右教主就提一些不切实际的要求。”

叶子歌像是犹豫了很久,他想要开口和我解释什么,但最后却把话重新咽进了肚子。

我看在眼里,心里却有一小簇火苗不停地燃烧,“没话说你就走吧,孤男寡女呆在一起青青知道了会不开心的。”

叶子歌离开之后我想摔烂房间里的所有瓷器,一想到大姨难看的脸色,最后只能踹床上的软枕,摔完之后觉得自己特别窝囊,就连发脾气还要看教众的脸色。

这个教主我不当了!

就在我暗暗积蓄了力量要告诉教众的时候,黄婆婆推开了我的门,“教主请到大堂一聚。”

我、我、我还没打好腹稿呢!

“青青小姐的红豆汤出锅了,你也去吃一口吧。”胖大厨为我盛了一碗。

我转过头,“不吃!”

“青青小姐有放苏州最甜的蜂蜜,你真的不吃吗?我敢保证等他们走了之后,你永远也吃不到这么甜的汤了。”胖大厨猪肝色的脸在我眼前停顿了一会儿。

我勇敢地和胖大厨说了“不”,最后又受不了诱惑地抿了一小口。

堂上安静得很,只有众人喝汤轻轻的水声,可我的脑袋怎么越来越晕了。

我看着大堂里晃晃悠悠的众人,觉得胃里很难受,不一会儿,大姨、黄婆婆、胖大厨、卜算子等人陆陆续续地倒下了,到最后堂上只坐了叶子歌、叶子皓、青青和我。

PC官方
安卓官方手机版
IOS官方手机版

软件截图

    其他版本下载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0)

    昵称:
    表情: 高兴 可 汗 我不要 害羞 好 下下下 送花 屎 亲亲
    字数: 0/500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TOP
    软件下载